頭來投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国内大量揄拍情侣在线视频_国内大量揄拍人妻在线视频_国内丰满老熟妇视频

投去亡魂
    安東請我們寢室裡的幾個人去他傢吃飯。他搬出
學校好久瞭,走的時候還和室友們發生瞭摩擦,這次請客為瞭什麼?
    來之前他叫我早點去,於是我提前半個小時到瞭。安東的傢是一室一廳。客廳裡有一張桌子 ,上面擺著一個電磁爐,還有三雙碗筷。我喊瞭幾聲也沒聽到安東的回聲,於是直接去瞭臥室,剛一開門,就看到一個人背對著我跪在床上,背影很像安東。

    .安東我試著問瞭一句,不知怎麼的,這個背影讓我感到不寒而栗。對面的人聽到聲音隻是轉瞭一下,側過頭就不再動瞭。我試著問瞭一句,隻見那顆頭竟然自己轉瞭過來,完全陌生的一顆頭顱。鬼頭上滿臉是血,對我詭笑一下,然後張嘴吐出瞭長舌頭,我嚇得退瞭幾步,安東的
傢裡怎麼有鬼?我剛想跑,隻見那個鬼頭四分五裂,就像一把刀割碎瞭一樣,瞬間撒落在地。我終於無法忍受的吐出來,下一秒,那沒瞭腦袋的脖子裡散發出一股墨綠色的氣體,吸入之後,很快我便失去瞭意識....
    醒來之後,我聞到瞭一股香氣,於是悄悄把門打開一條縫,看到我的兩個室友-阿海和高立正把盤子裡的肉下火鍋吃。那些鮮紅的肉,分明就是從那人頭上掉下來的。

    看到門外兩人吃的很香,我惡心的要吐出來瞭。當阿海問起我的時候,安東隨便說瞭個謊話騙過去瞭。

    我躲在臥室裡,看到墻上貼著很詭異的?:最上面盤腿坐著一個鬼,這個鬼脖子上長著兩個腦袋,一個腦袋上面寫著惡字,一個腦袋上面寫著善字。下面是兩個兇神惡煞的小鬼,一個正在低頭查著賬本,一個手裡拿著各種懲罰器具,在對著兩個頭的鬼大叫。

    我看著畫有點失神,就連安東進來我都沒有發覺。

    一切都是因為這張畫。安東走上前,憤怒的把畫撕碎瞭,然後他對我說:那天晚上我從
學校回來,在路上施舍瞭一個乞丐,沒想到我走過去才發現,他竟然長著兩個腦袋,他一直在低頭看著一張畫嘆息,就是我剛才撕碎的那張畫。那時候,他的兩個腦袋上還分別寫著善和惡字
    當安東得知這是鬼時,他就要離開。不曾想,這鬼竟提出瞭一個問題,讓安東猜他是善還是惡。安東一邊說,一邊悔恨當初不應該突發善心。

    你說的一定是善吧?我問道。

    安東點瞭點頭,隻是沒想到他回答後,人傢說答案是錯的。隨後寫著善字的那顆頭顱從脖子上掉下來,並且強行讓安東帶回傢,提出瞭用他的腦袋做火鍋的想法。

    說到這裡,門外忽然傳來恍當兩聲,我急忙開門去,隻見阿海和高立都倒在瞭桌下,口吐白沫,身體不停地痙攣著。

    這是怎麼回事?我回頭質問道。

    安東也一陣驚慌失措樣子。

    助長
    我費瞭好大勁才把這兩個人送回寢室。回來之前安東跟我說,人死後投胎的時候需要陰差審核,而在審核期間就長出兩個腦袋,然後根據陰德來斷定留下哪個腦袋。那個鬼很顯然是沒有通過審核,留下瞭惡的腦袋,所以隻好下地獄。但凡事都有例外,隻要讓陽人吃掉這個惡的腦袋,就會在陽人身上重新長出一顆頭。這個頭重新移植到自己的身上,占為己有,那麼依然可以順利投胎。

    我看像兩個室友說,說:你們兩個身上各自會長出什麼頭,就看你們的運氣瞭。

    隨後我就上床鉆進瞭被窩,拿起手機,卻發現瞭一條短信,是另一個室友陳亮發來的。他說昨天下午看見阿海和佳慧在約會。

    一看這話,我頓時氣得坐瞭起來。佳慧是我的女朋友,阿海怎麼可以這麼做?我氣憤的看向此時昏睡的阿海。就在我要過去的時候,寢室的門突然開瞭。

    我急忙重新躺在床上,偷偷睜開一隻眼睛,竟看到一個無頭鬼走瞭進來。這分明就是那個背影鬼,他雖然腦袋被吃掉瞭,可卻把自己的五官移到肚皮上。他看著床上的兩個人,詭異到:長得太慢瞭,我可等不起。說著,便走過去拉起阿海和高立的腦袋各三下,兩個人的腦袋頂上瞬間起瞭一個小包。

    緊接著,此鬼轉過瞭身,我急忙閉上眼睛,隨即就感到一陣涼氣在身上遊走

    安東那小子說的果然不錯,這個人的身體這麼好,長出的腦袋肯定會是善的等以後實在不行就用他的吧!

    我聽得滿身冷汗,隨後一隻冰涼的手伸進瞭我的被窩,我下的坐瞭起來。

    別怕,是我。高立急忙捂住我的嘴,然後看阿海沒醒,松瞭口氣。

    其實我早就醒瞭,之前你和安東的對話我聽到瞭。

    我想瞭想,把手機上的短信給他看,

    高立接著說:看來咱倆要互相幫助瞭,我恨安東、你狠阿海,隻有咱倆聯手才能對付他們,還有那個鬼。如果不這樣做的話,那個鬼早晚也會找你開刀。

    我們很快達成共識,高立說現在他已經吃掉瞭鬼的頭顱,要迅速離開
學校,去外面招應對的辦法,讓我先留在這裡註意阿海的動向。第二天一早我醒來,忽然發現阿海已經不在寢室瞭,同時我接到瞭陳亮的電話,說安東死在他的傢中,而此時的高立依然還沒回來。分清主次,我急忙往安東傢跑。到瞭那裡,陳亮正愁眉苦臉地站在臥室外面,臥室裡血氣沖天,安東的屍體就躺在血泊當中,而頭顱已經不見瞭。